讲文明、树新风,立足本职做奉献

 

律师咨询电话:0531-82775553     13969129633

共建和谐社会              携手你我他

律师咨询电话:0531-82775553       13969129633

济南中院股权代持案例

律师首页    股权案例    济南中院股权代持案例

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鲁01民终55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光苓,女,1965年1月18日出生,汉族,住平阴县。 委托代理人高召旺,平阴明星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闫振兴,男,1986年9月1日出生,汉族,住平阴县。 委托代理人谢良辉,山东鲁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周爱英,女,1970年4月5日出生,汉族,住平阴县。 委托代理人凌辉,山东鲁平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张光苓因与被上诉人闫振兴、周爱英股权转让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平阴县人民法院(2014)平商初字第119号民事判决书,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张光苓原审诉称,其和丈夫任尚禹原系济南泉乡云翠山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翠山旅游公司)的股东。因二人对外负债,为避免公司股权被法院查封,故张光苓以20万元“好处费”为代价,将其名下的公司股权(公司全部股权的30%)过户到闫振兴名下,将任尚禹名下的公司股权(公司全部股权的70%)过户到周爱英名下。后张光苓及丈夫任尚禹与周爱英、案外人白先启协商,以380万元的价格将云翠山旅游公司的全部股权转让给二人。但周爱英、白先启二人在支付190万元转让款后,并未再支付剩余款项。双方交涉未果,起诉来院,请求法院依法确认闫振兴与周爱英之间关于云翠山旅游公司股权转让行为无效,判令周爱英返还张光苓30%的公司股权。本案诉讼费等费用由闫振兴、周爱英承担。 闫振兴原审辩称,张光苓所述与事实不符。因按照当时的法律规定,公司股东不能为一人,闫振兴持有的云翠山旅游公司30%的股权,是在张光苓及其丈夫将公司全部股权转让给周爱英时,周爱英找其代持的,后闫振兴将股权还给周爱英正当合理,与张光苓及其丈夫无关。故应驳回张光苓的诉求。 周爱英原审辩称,张光苓及其丈夫任尚禹与周爱英的股权转让行为已经完成,且已履行了股权转让变更登记手续;周爱英已将全部股权转让款190万元付清,且由张光苓出具书面收据。请求法院查明事实,驳回张光苓的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查明,云翠山旅游公司成立于2002年11月7日,注册资本为人民币50万元。2007年7月3日,任尚禹、张光苓成为公司的自然人股东,其中任尚禹出资35万元,享有公司70%的股权。张光苓出资15万元,享有公司30%的股权。2011年4月19日,云翠山旅游公司召开股东会达成股权转让决议:“1.同意原股东任尚禹、张光苓退出,增加新股东周爱英、闫振兴。2.同意股东任尚禹将其在公司的全部出资35万元一次性转让给新股东周爱英;同意股东张光苓将其在公司的全部出资15万元一次性转让给新股东闫振兴。”同日,任尚禹、张光苓与周爱英、闫振兴按照云翠山旅游公司股东会决议,达成股东出资转让协议,并办理了股权转让登记手续。2011年4月21日,云翠山旅游公司的股东变更为周爱英、闫振兴。 张光苓于2011年5月3日和5月4日分别收到案外人白先启账户转汇(转汇至张光苓指定账户锆贵英名下)的股权转让款100万元、64.5万元,于2011年5月10日和6月1日,分别收到股权转让款现金15万元和10万元,以上共计189.5万元。张光苓的丈夫任尚禹于2011年5月10日向被告周爱英出具收条一份,载明:“今收到周爱英现金壹佰捌拾万元整¥1800000.00”,于2011年6月1日向周爱英出具收条一份,载明“今收到现金拾万元整¥100000.00”。 2011年5月10日,张光苓及其丈夫任尚禹为周爱英出具证明一份,载明:“济南泉乡云翠山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的所有财权及股份及以后的收入归周爱英所有,与任尚禹无关,......以后任尚禹均不能以任何借口来干涉周爱英的经营”,张光苓及其丈夫任尚禹签字捺印。 2013年1月17日,闫振兴与周爱英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将其名下的云翠山旅游公司30%的股权以15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周爱英。2013年1月21日,云翠山旅游公司的股东变更为周爱英一人。2013年4月12日,周爱英与杨传海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将其持有的云翠山旅游公司100%的股权以5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杨传海。2013年4月16日,公司股东变更为杨传海一人。2013年7月24日,杨传海与周爱英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将其名下的云翠山旅游公司100%的股权以5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周爱英。2013年7月26日,公司股东变更为周爱英一人。以上股权转让行为均办理了股权转让登记手续。 原审法院认为,张光苓及其丈夫任尚禹与周爱英、闫振兴于2011年4月19日签订的股东出资转让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符合公司股东会作出的关于股权转让决议的内容以及《公司法》对于股东出资转让的程序性规定,依法应认定为有效合同。协议签订后,张光苓已协助闫振兴办理了股权转让登记手续。可见双方之间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已实际履行,闫振兴成为云翠山旅游公司的股东,享有公司30%的股权,并有权按照《公司法》的相关规定对该股权进行处分。因此,张光苓在未提供有效证据的情况下,诉称闫振兴系为其代持股权无权进行处分的主张及要求周爱英返还云翠山旅游公司30%股权的诉讼请求,依法不能成立。综上,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七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张光苓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3300元,财产保全费1270元,以上共计4570元,由原告张光苓承担。 上诉人张光苓不服原审判决上诉称,请求依法撤销平阴县人民法院(2014)平商初字第119号民事判决书,依法改判支持张光苓的诉讼请求确认被张光苓闫振兴、周爱英关于云翠山旅游公司股权转让行为无效判令被张光苓周爱英返还30%公司股权。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张光苓承担。事实与理由: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程序违法理由如下:(一)原审法院认为:“张光苓及其丈夫任尚禹与周爱英、闫振兴于2011年4月19日签订的股东出资转让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符合公司股东会作出的关于股权转让决议的内容以及《公司法》对于股东出资转让的程序性规定,依法应认定为有效合同。协议签订后,张光苓已协助闫振兴办理了股权转让登记手续。可见双方之间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己实际履行,闫振兴成为济南泉乡云翠山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的股东,享受公司30%的股权,并有权按照《公司法》的相关规定对该股权进行处分。因此,张光苓在未提供有效证据的情况下,诉称闫振兴系为其代持股权无权进行处分的主张及要求周爱英返还云翠山旅游公司30%股权的诉讼请求,依法不能成立。”该认定是完全错误的。原审庭审中对于闫振兴代持股份是双方都认可的事实,张光苓主张转让给闫振兴30%的股权是暂时代张光苓持有,庭审中张光苓向法庭申请调取闫振兴投诉周爱英逼迫威胁闫振兴索要30%公司股份以及在闫振兴未到场的情况下平阴县工商局违规将闫振兴名下30%的公司股权转让给周爱英进行变更登记12345的投诉录音及上访记录,原审法院为袒护周爱英未予调取。1、从2011年4月19日股权转让协议来着,是张光苓直接转到闫振兴名下,书面证据的效力优于其它证据的效力,闫振兴未付给张光苓任何款项结合闫振兴录音录像证据足以证明闫振兴是代张光苓持有公司股份。2、闫振兴陈述代周爱英持股是歪曲事实,没有证据证明,且其陈述与周爱英答辩状矛盾,(2013)平商初字第129号周爱英起诉任尚禹、张光苓、闫振兴案件,周爱英起诉状为证,周爱英诉称张光苓非法将股份转让给闫振兴,这与闫振兴陈述代周爱英持股矛盾。3、结合以上两点意见,另外有闫振兴12345投诉记录证据证实闫振兴是代张光苓持有股份,周爱英得到闫振兴名下的30%股份是受到周爱英胁迫,并且是在闫振兴未到场的情况下平阴县工商局违规办理。4、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的规定,“名义股东将登记于其名下的股权转让、质押或以其它方式处分的,实际出资人以其对于股权享有实际权利为由,请求认定处分股权行为无效的人民法院可以参照《物权法》第106条规定处理”,该条款规定善意第三人取得名义股东股权法院应当认定股份权处分是有效的,反之第三人恶意取得所有权人有权追回,结合本案实际情况:1、周爱英明知闫振兴是代持股份,转让股权时未付价款,对股份没有处分权;2、张光苓提交的全部证据闫振兴的录音、平阴县公安局洪范池派出所笔录,周爱英胁迫闫振兴将30%的代持股过户给周爱英。3、周爱英明知张光苓不同意将闫振兴代持的股权转让给周爱英,双方正在闹纠纷,有周爱英的起诉状为证。4、闫振兴对周爱英没有足额支付价款也是明知的,明知张光苓不同意其将代持股份转让给周,只是迫于周的威胁,将30%的股权转让。(二)原审判决程序违法,在中止审理后未再开庭恢复审理直接作出一审判决。 被上诉人闫振兴答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张光苓上诉,维持原判。本案所涉的股份是闫振兴代周爱英所持有,根据当时公司法的规定,公司必须由2个以上的股东,因此由闫振兴代周爱英持股30%,后公法修改后允许一人股东,闫振兴将所代持的股份归还给了周爱英。 被上诉人周爱英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闫振兴上诉,维持原判。1、张光苓不享有诉权,不是本案适格的主体。张光苓要求确认闫振兴、周爱英之间的股权转让协议无效没有任何的事实和法律依据。从一审周爱英提交的2011年4月19日在平阴县工商局办理股权转让的决议及协议、2011年5月10日张光苓及其丈夫出具的证明、2011年5月10日和2011年6月1日张光苓丈夫出具的收到条可以看出张光苓与周爱英之间的股权转让行为已经履行完毕,并支付了全部的股权转让款。张光苓也认可股权转让协议及决议是真实有效的,是其本人的真实意思表示,是其本人签字确认的。因此,变更之后的公司股东就是周爱英与闫振兴。既然现任公司的股东是周爱英及闫振兴,其如何进行股权转让是两股东公司内部的问题与第三人无关。2、原审法院(2014)平商初字第118号任尚禹起诉周爱英、白先启股权转让纠纷一案,该案驳回了任尚禹的诉讼请求。因该案任尚禹未提出上诉案件已生效,而该案与本案是相互关联的。 经审理本院认定,原审认定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张光苓将其所持有的股权转让给闫振兴,并办理了工商登记变更手续。后闫振兴又将其股权变更至周爱英名下,现张光苓以闫振兴系为其代持股权为由主张闫振兴与周爱英签订的股权转让合同无效。对此本院认为,1、张光苓主张闫振兴系为其代持股权,但闫振兴对此不予认可,且闫振兴在办理了股权变更手续后有权处分自己所持有的股权,闫振兴是否支付对价不影响其双方股权转让的效力。2、张光苓及其丈夫任尚禹于2011年5月10日为周爱英出具证明中载明的内容:“其二人均认可涉案股权及以后的收入归周爱英所有,以后任尚禹均不能以任何借口来干涉周爱英的经营”,据此可证实张光苓已确认涉案股权归周爱英所有。综上,原审判决驳回张光苓的其它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300元,由上诉人张光苓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李 萍

审 判 员: 宋海东

代理审判员: 李 婷

二O一六年四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张天则

2019年4月15日 14:31
浏览量:0
收藏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